栏目头部广告

求话剧咸亨酒店的剧本?

孔 乙 己 编 剧 :马 明(个旧二中) 剧中人:孔乙己 掌 柜 店小二 酒客甲、乙、丙、丁 吃茴香豆的小孩数人 (幕启:场景较暗;音乐渐起。

) (灯光渐亮。傍晚。一酒店当街,“咸享酒店”四字的隶书横匾赫然;曲尺形的柜台上摆着酒坛、酒杯、碟子等;柜台旁挂着“粉板”(赊帐牌);柜前摆着两三张矮桌、六七条长凳。) (画外音:这个故事发生在十九世纪末,江南一个叫“鲁镇”的小镇,镇上的“咸亨酒店”里常常有一个“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”,不知他姓什名谁,只知他的绰号叫“孔乙己”……) (做工的人散工后,酒店里喝酒的人进进出出。着短衣的靠柜外站着喝酒;有的还买一碟煮盐笋或茴香豆下酒。穿长衫的要酒要菜坐下慢慢喝。) (店里不时传来“好酒!”“好酒!”“再来一碗!”之类的吆喝声。柜台后坐着掌柜,柜台的算盘珠子的“辟啪”声断断续续。后来,珠子声便停了。) 掌 柜:(朝柜台外)小二!小二! 店小二:(从侧台出)在!掌柜,什么事? 掌 柜:(扬起帐本)去,把新赊帐的酒客添在帐牌上!……(念)王喜财,二十一文;张小四,十七文;孔——……(抬头)孔乙己?——小二,孔乙己在我们店里品行比别人都好,从不拖欠呀!(小二一直在边小声重复念赊帐酒客的名字一边在写。) 店小二:(闻声扬头)那天,他说他没有现钱,就…… 掌 柜:哦,是这样。——(继续念)孔乙己,十九文,鲁三桂,二十四文…… (孔乙己从侧台上。身材很高大,清白脸色,头发乱蓬蓬,花白胡子,皱纹间夹着些伤痕,穿着又脏又破的长衫;似乎十多年没有补,也没有洗。他读过书,但始终没有“进学”(考中秀才)。孔乙己手背在身后,嘴里哼哼哑哑朝酒店起走来。) 孔乙己:(卖弄地)未得入店中,酒香冲鼻孔,待把老酒喝,满面红通通。(说完又继续哼小曲) 酒客甲:(大声地)孔乙己,你来了! 孔乙己:(摇头晃脑地)来矣,一矣!(对众酒客还拱手礼)各位安康!安康! 众酒客:哈哈…… 孔乙己:安康,安康,安安康康!不安何康之有?康而不安,何足道哉? 酒客乙:(不耐烦地)说什么呀?说“好”不就得了? 酒客丙:就是! 孔乙己:古人谓之曰……
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底部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