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头部广告

求,爱笑会议室 《抢戏2》的台词?

导演:各部门都注意一下,咱戏马上就要开拍了,都给我精神点,那个怎么样

摄影:没问题 没问题

导演:调好了是吧!演员 演员 演员

演员进场

导演:来来来来 干啥呢 干啥呢 来 戏是这样的 咱今天拍的是梁祝 梁山伯与祝英台 咱演的是那一段呢 就是梁山伯还不知道祝英台现在是女儿身

乔杉:哦哦

导演:知道吧 然后他们晚上就寝的一段戏

张劲:梁山伯和祝英台就寝

导演:对对对 来吧剧本都看了吧

张瑶张劲:看了 看了

导演:行 来吧

张劲:好

导演:准备好了吗

张劲:导演好了

导演:摄像 摄像 好了没有

摄像:好了 好了 好了

导演:开始

张瑶:梁兄你睡了吗

张劲:慢慢长夜无心睡眠 英台贤弟你还没有睡吗

张瑶:是啊 今天。。。

乔杉:大晚上看书甚是好 我头悬梁锥刺骨(拿刀刺自己的大腿并惨叫)张瑶张劲看着乔杉

张劲:你干啥呢

张一鸣开始用锤子敲椅子

张劲:唉 你干啥呢

张一鸣:凿壁偷光啊 (继续敲椅子)

导演:停停停停停 干啥呢 你在这儿装修呢

张一鸣:我俩特意看了一些古书 说都是这个 头悬梁 (没说完就打断了导演过去扶着张一鸣的下巴)

导演:我咋好像见过你俩呢

张一鸣:上部戏合作过的 导演

导演:哦 就上次戏就是你俩抢戏哪个 是不是

张一鸣: 摸摸乌江水 (手里做着动作摸水)

导演:行 又来了啊 抢戏是吧

张一鸣:没有(狡辩的说)

导演:来给我 来 拿来 拿来

乔杉:不是(狡辩的说)(导演拿过来锤子和刀)

导演:你俩是群众演员 懂不懂 人家梁祝之间的事 懂不懂 他俩不知道互相。。 不知道他是女的 这中间都隔着七碗水 你懂不懂 这不能碰 他俩这段戏非常重要 懂不懂 你俩别抢行不行 睡觉 懂不懂 睡觉 就是睡觉 谁都能人就行

张一鸣乔杉:明白了 明了 听懂了

导演:你一会儿这样 过来 你把他俩卡住别带进去(指着张劲张瑶)

摄像: ok 我把他俩卡出去 (指着张一鸣乔杉)

导演:带个肩膀就行 来 再来一遍

摄影:我调一下机位(调机位)

导演:预备 开始

张瑶:梁兄你睡了吗

张劲:哎呀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英台贤弟你还没有睡吗

张瑶:是啊 今天夫子教的那节课

乔杉:梁兄啊 晚上有点吃咸了 给我整碗水喝

张劲:啊(惊讶)

乔杉:你别动了我自己来(喝地上的七碗水)

张一鸣:你干啥啊

乔杉:你不渴吗

张一鸣:我不渴 人家水是有用的 你看我在给你续上 (拿起碗去续水)

乔杉:不是 我还是渴 (继续和地上的水)

张一鸣:你喝你喝你喝 我给你续(往碗里倒水)

张瑶:你这。。。

乔杉:以后告诉食堂师傅炸酱面不能弄那么咸(继续喝水)

张一鸣:还有啊 杉子

导演:你俩喝上了 干啥呢

张一鸣:这不生活一点吗

导演:这叫生活吗 你俩大晚上光琢磨着喝酒啊 还是喝水啊

乔杉:渴了晚上睡觉 谁都有渴的时候

导演:谁让你喝水了呢 那水是有用的 那是喝的吗 那不是他俩为了避免男女之间授受不亲隔的道吗

乔杉:那我也没耽误啊 我喝完了

张一鸣:我给倒上了

乔杉:对啊 导演你要这样的就说不过去了 你这不是欺负人吗 这不是

导演:就不是喝水的问题

张一鸣:不是 导演你要说不行就不行 是不是这样的

导演:就不能喝 你喝完(恍然大悟)哦对了你俩把人戏抢了 不是水的问题 水你可以随便喝 但是你不能。。 你下来喝行不行 你在那儿人家正演戏呢 你俩就睡觉

张一鸣:深睡呗

导演:熟睡 你俩真睡都行知道吧

乔杉:呼呼的睡是吧

导演:恩 你把那桶给我

张一鸣:桶给你 万一再喝呢

导演:我续 来

乔杉:有点撑着了

张一鸣:就是 戏有点过

乔杉:有点过啊

张一鸣:渴哪有喝好几碗的

导演:预备 开始

张瑶:梁兄你睡了吗

张劲:慢慢长夜无心睡眠 英台贤弟你还没有睡吗

张瑶:是啊 今天夫子。。。(乔杉发出怪声)张劲张瑶看着乔杉 刚要说台词乔杉有发出怪声

张一鸣:小子下来(严厉的说)乔杉像刚惊醒一样大喘气

张劲:英台贤弟你还没有睡吗(乔杉有发出怪声)

张瑶:不 今天那个。。。(张一鸣喊了一下看着乔杉和他俩)

导演:喊啥 你喊啥 演个戏你喊什么玩意

张一鸣:他打呼噜

导演:你干啥呢

乔杉:我没演 我刚才真睡着了 我睡觉真打呼噜

导演:你得控制 你睡觉 那你梦游你走啊

乔杉:我没那毛病 关键是

导演:能不能好好演 能不能配合一下就你俩不动就行 别处任何声音 啥也没有

乔杉:就正常睡觉呗

导演:就正常啥也没有 什么都没有

张一鸣:那你喊开始吧 导演 喊开始来吧

导演:咱就没声音

乔杉:又没啥发挥的了

张一鸣:没啥发挥了

导演:你俩快点吧 再来

摄影:说实话你俩戏挺好的

合:谢谢大哥 谢谢 谢谢

乔杉:你也没有给我打电话啊

摄影:我那个。。。

导演:预备 开始

张瑶:梁兄你睡了吗(拿起来布蒙在头上)

张劲:慢慢长夜无心睡眠 英台贤弟你还没有睡吗(摄影进去拍摄)

张瑶:嗯 今天夫子教的那节课(导演也进去了)

导演:你们在这儿干啥呢 出来干啥呢这是 干啥呢

摄影:不不不导演导演 这镜头也别好 特别特别棒 真的 从来没有这种角度 真的 卡梅隆都拍不出这样的 我倒一下你看看

导演:我看看 (导演和乔杉张一鸣过去一起看)

摄影:怎么样

导演:还行 还行

摄影:幸亏我反应快 你知道吗

导演:行行行 这条就这么过了 (乔杉和张一鸣击掌)

摄影:怎么样

导演:回头就这么拍

摄影:就这样是吧

乔杉:谢谢导演

导演:别老抢洗知道吗

乔杉:是是 谢谢导演

导演:行 那下回再考虑你

合:谢谢导演

张瑶:哎导演

张劲:那我俩呢

导演:你俩啊 跟人学学吧 啊

摄影:那我下一期再给你俩打电话啊

合:谢谢大哥 谢谢大哥

张劲:我俩是主角

摄影:我知道我知道 (边下场边说)

乔杉:我眼亮 你能抢过我俩吗

张劲:什么玩意 你们俩 (张瑶张劲下场)

张一鸣:长点心吧 (偷笑下场)
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底部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