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头部广告

六个人的校园搞笑小品剧本,不要考试风云。急急急!有重赏啊?

  曾经有一分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,我没有珍惜,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,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。你的剑在我的咽喉上割下去吧!不用再犹豫了!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,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:我爱你。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,我希望是——一万年!

  皇: 古道西风瘦马,小桥流水人家。丞相,本王有点肚饿了,快去找零食来!

  丞: 皇上,你不是正在瘦身减肥吗?再说,今天是圣诞节,你已经吃了四根油条,四条鸡腿,四盒爆米花外带四只冰糖葫芦了!

  皇:(不耐烦地)你这丞相,少废话,没看见本王已皮包骨头了吗?等下去上朝 时候,多少帅哥美女争相一睹本王的风采,怎可让人家失望而归?!嚎~ (走猫步绕场,停步摆造型)

  丞: 好吧,皇上。我这就去。吃饱喝足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,又来碎碎念!

  皇: 你是越来越烦人了,还不快去!

  丞: 是,皇上。将军,take care of 皇上,I will be back soon.(丞下)

  皇: 这丞相,嘴里怎这许多鸟语?

  将: 皇上,他是瞧我英语过了四级,心里不服,所以日夜用功想超过我!

  皇: 洋奴说洋话,你们都说洋话,你们都是洋奴!

  将:(唱)洋装虽然穿在身,我心依然是大唐心。(吟诗)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,因为我对着土地爱的深沉。(自我陶醉状)

  皇: (捂住耳朵,头扭向一边)咦,将军,你看,那边不是过来了一位beauty! (作远眺状)

  将军:皇上,真的!好好帅帅哦!(作拭口水状)

  皇: (羞愧状,柔声)丢脸,丢脸……将军你又失态了,

  (递手绢)还不快把嘴角擦一下……不过真是可惜,皮肤稍黑了一点……

  (将军愕然)

  (帅哥走过)

  将军: STOP!(颤音)帅哥你好,你多大了,你叫什么名字,你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,你有没有对象,你的手里拿着的是什么,你可知道这条路上好多恐龙的呀,不过,没关系我可以保护你的。

  帅哥: 这位将军有礼了。小生白,名晶晶,就是雪碧——晶晶亮,透心凉的那个晶晶是也。

  (三人作神往状)

  帅哥: 此去红叶参加计算机等级考试。美女们可是从红叶学校来的?

  将军: 恭喜你,答对了!we are红叶的老师是也。不知帅哥使的是哪门语言?

  帅哥: ASP是也!

  皇: (激动地双肩颤动,两眼放光)实不相瞒,ASP的主考官乃是本王的二表姐的三姨妈的小舅子,算起来,他们俩都是你师兄呢!

  帅哥: (娇声)妈妈告诉我,防火防盗防师兄!

  (众人作晕倒状)

  丞: (绕场上)何方猪猪,胆敢骚扰皇上,Don''''t worry!我来也!葵花点穴手!

  (一把点住帅哥,帅哥定住)咦,哦吼,好象点住了一只猪!

  帅哥:不要叫姨,叫我猛男就行了。

  丞: SORRY。路上不慎遗失隐形眼镜,分不清WHO IS WHOSE WHO。

  皇: 这丞相越来越没用了。将军,把我的眼镜借他一用。

  (将军取眼镜给丞相)

  (丞相冲上前,欲抢)

  将军:(收回眼镜)你想要啊?你要是想要的话你就说话嘛,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,虽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,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要的。你说你想要我当然会给你的,你说你想要我显然不会不给你的。你真的想要吗?那你就拿去吧!你不是真的想要吧?难道你真的想要吗?……”

  (丞相头痛欲裂状) 啊………

  皇:(自言自语)这话好耳熟,好像在哪里听过。

  丞: 原来是你——山伯!

  帅哥:(回过神来)英台!真的是你吗?我刚才一直以为是在做梦,都不敢动,怕梦醒了。

  ( 梁祝音乐,丞白对视,作动情状)

  将: Oh, my God!

  皇:(抹眼泪)好感人啊,我自从看了夹克和肉丝的故事以后,就再没看到过这么感人的场面了!

  将军:(递毛巾给皇)皇上,别让人笑话了,那是梁祝。

  (对观众)

  上次路过大华电影院,他非拖我们去看,自己哭得啊……唉,我们皇上就好个多愁善感……

  将军: 丞相,这是……?

  丞: 我和山伯是大学同学……

  帅哥: 英台那时是班上的体育委员,我是英语课代表……

  帅哥: 他天天晚上都送我回家

  丞相: 他每个晚上都给我打个电话,我们总爱傍晚漫步小树林……

  将军: 我知道了,丞相那时还喜欢唱:

 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,飞越着红尘永相随!

  丞: 哼你个头啊,排山倒海!(一掌把他打个好远)

  将军: 既然是熟人,那……啊,不对,丞相你不是人,那帅哥他……

  皇: 将军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人是人他妈生的,妖是妖他妈生的。做妖就象做人一样,要有仁慈的心,有了仁慈的心,就不再是妖,是人妖。帅哥,你妈贵姓?

  (帅哥作痛苦呕吐状,扭头,散发,变脸。)

  皇: (大叫,后倒)快护驾,妖怪啊……!

  丞: (左右为难)山伯,现如今我护贵为一国之丞相,念在旧情上,你不要为难我……

  帅哥:(唱)“手里呀捧着窝窝头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,自从我与你分别以后——” (众人狂呕)

  五百年了,五百年了,英台,你真的一点也不想我吗?

  丞: 时过情迁,我已不再是原来的我了,你那张旧船票已经登不上我这张老船了。你又何必……

  将军:多情自古空余恨,此恨绵绵无绝期……帅哥,其实我与你是同病相怜啊……

  丞: SHUT UP!去去去,一边去!

  皇: 丞相,这就是你的不是了。这帅哥如此痴情,你却这般铁石心肠,不解风情。苍天呐,大地啊,额滴神呀!(将军继续递毛巾给皇)

  帅哥:英台,我这次不是来找你皇上的,我只想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是永远思念你的。既然你一心向组织靠拢,追求进步,我也不好阻拦。我……我走了。

  (走几步,猛回头)

  (唱)请你一定要比我幸福。

  (走,又回头)

  有事记得CALL我……

  (走,回头)

  摩托罗拉寻呼机,随时随地传讯息……

  (下)

  (唱: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……四人相对无语……)
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底部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