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头部广告

常远沈腾梦想小品有谁?

主持人:欢迎大家来到《欢乐洗浴人》演艺中心,记住我们的口号,搓澡我们是认真的!接下来要上场的这位洗浴人。轻飘飘组合,掌声有请!   (热舞)   一人我饮酒醉醉把那佳人成双对   两眼是独相随只求他日能双归   娇女我轻扶琴燕嬉他紫竹林   痴情红颜心甘情愿千里把君寻   说红颜我痴情笑曲动琴声妙   我轻狂高傲懵懂无知只怪太年少   弃江山忘天下斩断了情丝无牵挂   千古留名传佳话我两年征战以白发   (合)好!不错!   主持人:安静一下安静一下啊!沈总来了。   沈腾:音乐拉上!净整那虚无缥缈的把心思都花在工作上啊,三棒子,刚才那小段编的挺好,我都看了,但全是上升空间,你呀,必须得让人一看见呐,就不但觉得你们脏,他也觉得自己脏,立马就有搓澡的欲望,好不好?   王成思:嗯。   沈腾:再下去用用功,好好再编编,看怎么能够一上来,就把客人跳的浑身直粘,呀,李哥,多次时间不来了,想死我了。   李哥:沈经理,还是这么调皮。   沈腾:我给你安排一个包。   李哥:必须的,找个技师给我踩踩背。   沈腾:真往下飞呀?   常远:我没事儿哥。   沈腾:什么你没事儿,我都不敢从上面飞,你还飞呀。   常远:哥,你不知道这是我的梦想,你让我飞,哥!   沈腾:谁没有点儿梦想!   回忆儿时:   儿时常远:炖羊肉、烧羊肉、煲羊肉、烤羊、肉五香羊肉、酱羊肉、汆三样、爆三样、烩银丝烩散丹,熘白杂碎、三鲜鱼翅栗子鸡,尖汆活鲤鱼、板鸭、筒子鸡。   常宝华:三年胳膊,五年的腿,是十年练不好一张嘴,你这小子要是真喜欢这行,甭管再怎么苦,也得咬牙挺过去,这扇子拿好了,记住这上面的四个字,天道酬勤。   回到当下:   常宝华:喂,常远,最近怎么样啊?   常远:爷爷,我挺好的。   常宝华:在哪儿演出呢?   常远:我在大剧场,爷爷,但观众都特别喜欢我,老板刚才还夸我呢,说明天就给我演出费翻倍。   常宝华:哦,不错,哎,你可不能骄傲啊。   常远:我知道,您放心啊,爷爷,爷爷我得演出了,不跟您说了啊。   常宝华:那快去,快去,好好演啊。   沈腾:怎么还跟这儿杵着呢?真等雷劈你呢?   常远:没有哥,我想事儿呢。   沈腾:想什么事儿,你自己能想明白什么事儿?跟我走。   常远:啊?   沈腾:请你吃顿饭。   沈腾:老板!十五串大腰子。   老板:好嘞!   常远:哥,你这大腰子,一吃吃十五串,你是肾虚呀?   沈腾:跟你说啊,哥是过来人,跟你唠叨两嘴,这行不好干,趁早改行,该干嘛干嘛去,好不好?   常远:哥,这是我的梦想。   沈腾:就你有梦想是吧?《欢乐喜剧人》第一届总冠军,完了吗?怎么的了?不还得是在洗浴中心打工吗?有钱才是真的,要什么梦想啊?   杨沅翰:哥,那个没啥事儿,把账先结一下呗。   沈腾:你啥意思?麦当劳啊你这儿是?先结账啊?   杨沅翰:不是,你要是聊梦想啊,就得先结账,我们这儿好多逃单的,都是聊梦想的。   沈腾:你说这我真听不过去了,你这样,别光说我的账,把之前所有聊过梦想逃了单的账,我全结了,好不好?   杨沅翰:哎呀哥,你太讲究了这个,你,你拿个电卡你你在这儿给我装什么玩意儿呢?买电来了你啊?   沈腾:妈呀,卡还出门着急装错了,那你这样哥们,我今儿我带错卡了,我把这压你这儿行不行?这奖杯对我特别重要,我当时得这个奖杯,我没少往里花钱,行不行?   杨沅翰:这玩意儿这么值钱吗?刚才有一个叫岳云鹏的也给了我一个。   沈腾:那你这,凑一对儿不挺好吗?   杨沅翰:这玩意儿凑一对有啥用啊?还能孕育出一个第三季的总冠军啊?   沈腾:那你可说不准,是不是啊?   常远:不是,哥咱聊点儿别的呗。   杨沅翰:少废话,赶紧拿钱。   沈腾:给个面儿行不行?我。   杨沅翰:你谁呀?   沈腾:沈腾。   杨沅翰:哪儿疼?   沈腾:沈腾。   杨沅翰:还沈腾,一上来就点腰子,我看你是肾疼吧?   沈腾:我,郝建。   杨沅翰:嗯,是挺贱。   沈腾:夏洛。   杨沅翰:什么?   沈腾:我的老家,它就住在这个屯,我是这个屯里土生土长的人。   杨沅翰:拉倒吧,别唱了,别鼓了,怎么还互动上了呢?我告诉你啊,以后没钱,别那么馋。   常远:不是,哥,哥你。你拿梦想换腰子了?   沈腾:把我的梦想烤老点儿啊,多划算呢,一个破奖杯换十五个腰子,不划算吗?常远,我问你,比方说,你现在马上就要饿死了,这边是你的梦想,这边是十五个大腰子,你选哪边?   常远:我选梦想。   沈腾:梦想就那么顶饿是吧?你是不傻呀?   常远:那我就是傻子呗。   杨沅翰:哎,那腰子好了啊。   沈腾:打包!   常远:哥,你不请我吃饭吗?   沈腾:你不是要梦想吗?   常远:哥,那要让你重新选一次,你怎么选?   沈腾:你以为就你一个傻子?   追梦女孩:哥,你有什么梦想吗?   常远:我想说相声,但是现在连舞台都没了。   追梦女孩:哥,这就是你的舞台呀,我们就是你的观众,大家说是吧。   常远:那我现在连搭档都没有,我跟谁说呀?   常宝华:我陪你说!首先,我应该向我们尊重的现场观众,还有电视机前的观众,表示亲切的问候,祝你们全家幸福,身体健康。   常远:今天啊,我们爷俩给您说段相声。   常宝华:对。   常远:先介绍一下。   常宝华:这还介绍啊?   常远:他呢是我爷爷。   常宝华:这都知道,我是他孙子。不是不是。   常远:您想明白了。   常宝华:我在后边我一直背,背这个词儿。   常远:您糊涂了,想想。   常宝华:我。   常远:爷。   常宝华:你是我,爷。   常远:不敢当。   常宝华:什么不敢当?   常远:不是,您想明白,您是,咱俩什么关系。   常宝华:什么关系,祖孙关系。   常远:我是您的亲孙子。   常宝华:对,这不是装孙子,是不是啊?   常远:装孙子像话吗?爷爷,问您个事儿,您有梦想吗?   常宝华:谁没有梦想啊。   常远:那您的梦想是?   常宝华:我的梦想为了我们敬爱的观众,我多活几年,锻炼锻炼。当个武术家。   常远:这没错,我了解我爷爷,想把身体练好,成为一个武术家。   常宝华:对。
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底部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