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头部广告

相声剧本。五人左右的?

相声 吃元宵 文本 子路、颜回、圣人、农夫、掌柜的 子路:天上一阵黑咕隆咚, 颜回:好似白面往下扔。

子路:坟头倒比馒头的个大, 颜回:井是窟窿。子路:谢谢各位! 子路:在下子路。颜回:在下颜回。子路:自从跟随圣人,咱们的老师,出来时间不短了,周游列国,咱们都去了好些个地方了。都去了什么地方了? 颜回:那太多了,老挝万象,泰国曼谷,缅甸仰光,孟加拉印度加尔各达孟买新德里,过巴基斯坦阿富汗,伊朗伊拉克,叙利亚黎巴嫩土耳其安卡拉过黑海到波兰乌克兰,嗯,这个…… 子路:还到过哪? 颜回:忘词了。子路:忘词了?行了。咱们去的已经不少了。颜回:对对对。子路:咱们……饿了。颜回:咕噜咕噜叫! 子路:咱们身上分文没有! 颜回:一个子也不剩阿。子路:你也没有,我也没有。颜回:怎么办啊? 子路:这么着吧,咱们把师傅请出来,要点钱,买点东西吃? 颜回:对对对。咱们有请师傅! 子路:有请师傅! 圣人抽着烟卷上 圣人(唱腔):大~雪~飘~~~,看飞雪~,漫天舞~,巍巍丛山被~银装~~,好一派~,白白胖胖~~~~ 子路:师傅! 圣人(声颤抖):雪下的,不小阿……(抽烟) 颜回:是,今天下雪。子路:师傅,您辛苦。颜回:师傅,别抽了。圣人:嗯? 颜回:烧手了! 圣人:省点是点…… 圣人(掐灭烟卷,起):远瞧忽忽悠悠,近看飘飘摇摇。有人说是葫芦,有人说是瓢。在水中一出一冒,二人打赌江边瞧,原来是,王文林(德云社某相声演员)洗澡! 子路:您这是洗澡诗一首。圣人:这都写到论语里头。颜回:对对对。(低头写) 圣人:在下姓孔名丘,外号我叫圣人。带着两个徒弟,(一指颜回)子路,(一指子路)颜回。哎不对,(一指子路)子路,(一指颜回)颜回。子路:这回对。圣人:这你们这名字不好记。这个阿,咱们被困陈蔡阿,好些日子了。子路:有些日子了。圣人:咱们这些年周游列国可没少去地方啊! 颜回:敢情! 圣人:由打东土大唐而来啊,去往西天求取真经…… 子路:不不不…… 圣人:这一路上阿…… 子路:您说那是三藏!您不是圣人吗?那是三藏! 圣人:哦,对对对,我给忘了。颜回:咳! 圣人:我都圣人了:) 子路:对! 圣人:哪说理去这事阿! 颜回:您重说,您重说。圣人(咳嗽一声):我们不是从东土大唐来的,我们是打鲁国来的…… 颜回子路:哎,对,鲁国。圣人:去往西天求取真经…… 子路:又来了! 颜回:您怎么离不开这个了?? 圣人:这是哪? 颜回:陈蔡阿! 子路:陈蔡么,咱们从鲁国来的阿, 圣人:哦,对对对。子路:打卤的卤嘛…… 圣人:哎哟哟哟哟哟,可不能提这个(欲倒地,颜回子路上前搀扶)。颜回子路:师傅,师傅师傅师傅! 圣人:可不能再说打卤这个事啊,好几天没吃东西了…… 子路:好,不提了不提了。圣人:我们是打鲁国来的,去往陈蔡求取真经……总改不了这个了。颜回: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个。圣人:好几天没吃饭了,瞧谁都像烙饼。子路:怎么办啊? 圣人:带钱了吗? 子路:没有啊! 圣人:你再找找? 子路:没有,有烟头! 圣人:那天砸金花还赢我来着…… 子路:后来不是被您又扣回去了吗? 圣人(冲颜回):你有吗? 颜回:没有啊! 圣人:翻翻!这是什么啊? 颜回:这是发票。圣人:哦,这没用,这是那天打车留下的……哎,有办法了!(扒颜回的皮袄)好孩子,听话! 颜回:不,师傅!(挣扎)师傅别阿,师傅!(挣扎)这这么多人呢师傅!(挣扎未遂) 圣人(拿颜回的皮袄):饿阿,咱们得做买卖阿,咱们把这个卖了吧。你们说这有人要吗? 子路:看怎么卖。圣人:这旧衣裳行吗?卖了它挣点钱…… 子路:行,看着还不错。这估衣(北京话,指待卖的旧衣服)分多种嘛。圣人:北京有估衣!吆喝起来好听。子路:那叫京口的。圣人(唱腔):这一件那个皮袄嗳~~,原来是当的~~~,确油的黑阿,裤缎的面阿~~~,瞧完面,翻过来,你看看筒子吧~~~,这皮子是九道弯,压赛过螺丝转的阿~~~。不管多冷的天,刮多大的风,下多大的雪,穿上我这件皮袄…… 子路颜回:怎么样? 圣人(唱腔):在冰地里睡觉,在雪地里打滚去吧~~~,你怎么就会忘了冷了?~~~ 颜回子路:皮袄暖和! 圣人(唱腔):把你给冻挺了~~~ 颜回(唱腔):再冻就死了~~~ 圣人(笑):哎,对对对,就应该这么接,就应该这么接。颜回:这是京口的估衣。圣人(举颜回的皮袄):有要的没有?谁要阿?嘿,你瞧瞧,买的时候挺贵,卖的时候就完了。子路:就不值钱了。圣人:货到地头死,肉贱鼻子闻阿。这不完了吗?等着吧,有买主咱们给他。马挂銮铃响,一农夫骑驴上。圣人:(大吼)哎!有饭辙了。(将皮袄扔到驴蹄子底下)。下来! 子路颜回:下来下来! 农夫:干嘛呀这是,干嘛呀你们? 圣人:(指皮袄)这个你踩了! 子路颜回:怎么办吧! 圣人:这是进口的东西。完了,你惨了。子路:怎么办,你说怎么办吧。颜回:新买的,你踩了,你说怎么办吧! 圣人:这样吧,也别欺负人,你掏一千万吧,这给你了。农夫:穷疯了,这位是…… 圣人:哎??你骂街??骂街! 农夫:没骂…… 圣人:喝,你还敢打人!(三人围殴农夫,农夫还击,子路倒地) 圣人:死了?! 颜回(探子路鼻息):没气了,死了! 圣人对农夫:你打死人了! 农夫:没有啊,不是我打的…… 圣人:谁说的?我这有证人!证人呢? 颜回:我是,我是证人! 圣人:我是以理服人的,知道么?你去,翻翻他身上,看有钱没? 颜回:(搜农夫) 圣人:太不像话了,没有王法么这不是! 农夫:你们这不是抢劫吗…… 颜回:有一分钱! 圣人:就一分钱啊? 颜回:就一分钱。我拿着吧? 圣人:先揣着吧。(对农夫)走走走! 颜回:快走! 农夫骑驴下。子路:行吗师傅? 圣人:行了! 子路(起身):摔疼我了。颜回:辛苦辛苦。圣人:这行了。走向小康,头一步。有钱了? 子路颜回:有钱了。圣人:咱们得吃点什么去阿? 子路颜回:也是阿!怪饿的了。圣人:打刚才闻这边,哎,这是什么味这是? 子路:烤鸭味? 圣人:咱们吃饭去!是这边吗? 子路:是这边。掌柜的,卖什么的阿? 工人甲:这里是大粪场阿! 圣人:你什么鼻子这是? 子路:闻错了闻错了。圣人:大粪场愣能闻出烤鸭味来? 颜回:这不行这个。圣人:我闻这边滋然味挺大的? 颜回:哦,巴西烤肉。圣人:咱么这边,咱们这边。圣人:这是卖什么的,掌柜的? 工人乙:这是大粪场的总部。圣人子路颜回:嚯~~~!!! 圣人:哪这么些粪场阿? 子路:不成不成不成。哎,这边这家是! 圣人:好,这边这边。掌柜的,出来出来! 掌柜的(就是扮演刚才骑驴的农夫那位):哎,来了。三位呀,吃点什么啊? 圣人:看着眼熟阿。掌柜的:我怎么看着这三位也眼熟阿? 圣人:你们这都卖什么啊? 掌柜的:我们这?我们这有蒸羊羔儿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、炉猪、炉鸭、酱鸡、腊肉、松花、小肚儿、晾肉、香肠儿…… 圣人:停!报菜名阿?我问你,你们这有炖驴头吗? 掌柜的:那个阿,那个我爸爸骑着出去了。圣人:哎呀我的妈呀。哦,这是刚才骑驴那位,他们家哈? 子路颜回:是他们家。圣人:还卖什么啊?那锅里煮的什么啊? 掌柜的:锅里煮的是元宵。圣人:元宵阿?怎么卖的阿? 掌柜的:一分钱十个。圣人:十个?来十个吧。掌柜的:那没法分阿,你们这仨人。圣人:怎么没发分阿? 掌柜的:要不来十二个吧。一人四个。圣人:不。来十个,我的四个,他们统统的三个! 掌柜的:好么,这位日本人这位!(端元宵上) 子路:快点快点。好家伙,这饿得! 圣人:赶紧吃赶紧走啊,一会他爸爸就回来了!哎,掌柜的,你这什么陷的? 掌柜的:好么,吃了半天没吃出什么陷得?糖馅的! 圣人:糖馅的哈。你那汤,元宵汤,怎么卖的? 掌柜的:汤阿,汤是免费送的。圣人:免费的?好,来一碗。子路颜回:盛汤盛汤!快去快去! 掌柜的端汤上。圣人:唉呀,这个碗小了不解决问题啊,你给我换一大点的! 子路颜回:我们也换,快! 掌柜的端大碗的上。众人喝下。圣人:让他结帐。子路:好。(对掌柜的)给钱! 掌柜的:谁给谁钱啊? 子路:(递给掌柜的一分钱)别上外边说去阿! 圣人:找他要钱了吗? 子路:给他钱了! 圣人:嗨!糊涂啊! 子路:怎么了? 圣人:结账是他给咱们钱!去,找他要去! 子路:拿来!给我!(将掌柜的手中一分钱抢下)得了,到手了! 掌柜的:怎么着,这还没王法了? 圣人:做生意你得懂得,阿,懂吗? 掌柜的:吃饭你得给钱啊! 圣人:给钱?揍他! 三人将掌柜的打倒。圣人:好了吗? 子路:摆平! 圣人:记着阿,师傅的教给你们。人生在世出来进去得懂得礼貌。而且你们今天跟师傅又长了能耐了。子路颜回:怎么? 圣人:贼不走空!我偷了仨碗。
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底部广告